鸩柔丹容

整理了一下……有的词在不同的地方查出处都不一样……所以说有的词思考了很久也没有放上去……心累……

一个ooc非常严重的现代超短篇

其实孙将军总觉得和郭将军在一起的时候智商总是跟不上。
因为孙将军一直很想去鬼屋,但是他有一点害怕,在他的软磨硬泡之下郭将军才同意和他一起去。
到了鬼屋,孙将军有点发抖,但是看到旁边面无表情的郭将军,他又有了些勇气。
奇怪的是,一路上他们都没有遇到什么鬼。
终于,孙将军抬起了头,结果他亲眼看见——
一只全身是血的鬼向他们缓缓的走了回来,看见一脸冷漠,一身(藿香)正气的郭将军,
又吧唧吧唧地摔了回去。
????????????????????

在从鬼屋回来的路上,孙将军表示他要去买瓶饮料压压惊♂
郭将军也一起到了小商店,看着拿着一瓶冰镇可乐要去结账的孙将军默默地把孙将军手里的可乐换成了自己手里的水,孙将军相当的不解。
“喝了蛀牙。”
“可是伯济我牙还好并且每天都好好刷牙啊”
然后孙将军就听见了郭将军用非常正直的表情说出了两个让他最意想不到的字——
“杀精。”
????????????????????

一个ooc相当严重的昭淮糖

很认真的用了虎啸龙吟里的喊爹梗,虽然以老夫清奇的文风应该什么梗都救不了了…(滑稽)


“爹~~~”
司马昭黏腻的声音从郭淮耳边想起,却让郭淮有些无奈。
“二公子?你有事啊?还有,不是说过不要再这么叫了吗…?”郭淮无奈地扶了扶额。
“那又怎么了,上回爹不还是带我出兵了?之后回营还给我求情,平时也宠着我,不管你叫爹谁管你叫爹啊~”司马昭难得这样说话,语气像是一个撒娇的小孩子,边说边向郭淮走进。
郭淮对司马昭的逼近毫无办法,只能一步一步地样后退,他也知道最后会怎么样——被一直逼到角落里,然后彻底无法反抗那个眼前的小恶魔。
郭淮已经被司马昭逼到了角落里,只见司马昭露出一个坏笑,将双手放在郭淮肩上,之后踮起脚直接吻在郭淮唇上。还没有等郭淮彻底反应过来,司马昭已经把舌探入郭淮口中,而郭淮脸色发红,有些笨拙地配合着司马昭。
直到听到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司马昭才不舍地离开那片温软,还不忘在郭淮的唇瓣上轻轻地吮舔着,随后像是一个恶作剧成功的孩子一样一蹦一跳地离开了现场。
而郭淮看着那远去的背影,笑着摇了摇头。

不要问老夫为什么有的内容有一点♂因为老夫就是那么的♂不过也就一点关于♂的内容和没有基本一样,所以说请接着看吧(滑稽)不过这个文字版改了好几次都没成功也真是尴尬……

一个很有病的脑洞,以及试图给冷坑邪教拉人(滑稽)

hhh其实这个是和笔友一起聊天时候的脑洞,因为郭将军的字里的“济”和他二弟字里的“南”连起来就是“济南”,并且他二弟有一个女儿,名字叫做“郭槐”,和郭将军名字的读音一样(滑稽);之后老夫就码了出来,cp就是郭将军和他的弟弟郭配,完全是老夫一时脑抽的作品并且超级短,还有如果要拍的话轻一点(滑稽)

郭淮对二弟一直都很宠溺,直到他入朝为官,之后郭淮很少能够回来,而弟弟也到了成亲的年龄,千辛万苦地找了一个与郭淮有些许相似的女人成了亲,不久后他就有了后代,是一个可爱的女孩,不知为何,那个女孩认真时的样子像极了当年的哥哥,弟弟索性给她起了一个与哥哥名字同音的名,像是当年哥哥宠溺他一样的宠他的女儿,同时等待着一个不知何时能归的人。